樱花yh8live官方下载

    阮黎抿了抿唇。

    刚才她一度怀疑,是不是苏娜指使了叶楠,然后杀了叶楠灭口。

   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,很快被她自己给否定了。

    苏娜和叶楠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,彼此毫无交集。

    更何况,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叶楠,根本没有苏娜半点痕迹。

    她最终打消了疑虑,向副局长道谢,“我知道了,谢谢的解释。”

    “唉哟,不敢当不敢当!阮小姐太客气了……”

    副局长又哈拉几句后,挂了电话。

    几乎同时,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奶音在楼上响起。

    “呜……嗯么……”

    阮黎一看,嗯嗯正穿着软乎乎的连体小睡衣,光着小脚脚从楼梯上一步步地往下挪。

    平时机灵的琥珀色大眼闪着眼泪花花,脸上也是欲哭的小模样。

    拥抱后的梦醒

    估计是儿子醒了找不到她,所以自己从房间里跑出来了。

    这一声小呼唤,和这个可怜兮兮来找她的小样子,让阮黎的心都要化了。

    赶紧过去抱起儿子,心疼地亲了亲他的小肉脸。

    “是妈妈不好,妈妈不该扔下宝宝自己在房间。”

    嗯嗯揉了揉小眼泪,可怜地哼哼,“嗯嗯~”

    “来妈妈抱,今晚妈妈一直陪着宝宝,好不好?”

    嗯嗯点点头,把小脑袋埋进麻麻怀里,小手手又一顿乱揉乱摸后,才放放心心地闭上眼睡了。

    “那……我们回房间了。”

    阮黎朝楼下简单打了个招呼,抱着儿子走了。

    楚河瞄了眼旁边沙发上,自家那位只能惨兮兮独守空房的黑脸老大,咽了口唾沫。

    “阁下,那我也……”

    聂御霆哼一声,站起来上了楼。

    ……

    阮黎回到房间,很快搂着嗯嗯躺下了。

    入睡前,她试着最后一次给程蕊打电话。

    【您所呼叫的电话已关机。】

    阮黎叹口气……

    看起来,程老板这次真的下狠心了。

    算了,让她先在酒店冷静冷静也好,过几天等她情绪过去了,再去找她。

    夜渐渐深了,整个LOFT都静下来。

    聂御霆轻轻拉开了侧卧的房门,走了进去。

    他睡不着。

    心爱的女人和儿子就在几米开外的房间里,他怎么能睡得着?翻来覆去了好久,索性直接过来了。

    大床上,一大一小睡得香甜。

    撩开被子,他从阮黎的身后跻身上了床。

    小丫头模糊哼了声,居然无意识地朝旁边转了个身,正好给他腾出个位置。

    聂御霆摒住呼吸躺下,然后长臂一伸,把小丫头和儿子都搂住了。

    小小的两只,正好够他一个展臂的距离。

    调整呼吸后,他的嘴角隐约勾起一道心满意足的弧度。

    身子紧紧贴上小丫头的后背,鼻息中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沐浴乳香气。

    不过几分钟时间而已,刚在自己房间里辗转反侧,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的男人,现在迅速堕入了梦乡。

    ……

    另一边,裕京市某出租屋内。

    宋君简直焦头烂额,不停走来走去。

    “明浩,特么在搞什么!老子是让去把她带出裕京,不是让把她弄死!”

    想着只是一个女人的事,徐明浩又自告奋勇,于是宋君也懒得管,让徐明浩去看着办,他自己则去了4S店买车。

    谁知道,车刚一提回家,徐明浩慌里慌张跑回来,说是叶楠死了!

    “我就是想吓吓她……谁知道她反应那么大,自己跑到消防通道里面去了!我才刚追过去,就看见她连滚带爬跌下去,然后咚一声没动静了!后来我看到她脑袋后面有血,去试了试她鼻息,才发现特么没气了!我还吓个半死呢!”

    徐明浩靠在墙角,整个人也很无语。

    “那现在还搞个屁!老子车都买了,苏娜要是问老子退钱,老子拿什么退!就算马上卖车,也卖不到老子买车的价钱,等于还要倒赔!”宋君骂道。

    徐明浩梗了梗脖子,“赔就赔啊,还好警察没怀疑我,已经是万幸了!”

    “赔个屁,老子拿什么赔!是把卖了,还是特么回去找老子要钱?”宋君又骂。

    两个人正吵得不可开交,宋君手机响了。

    一看是苏娜的电话,宋君又狠狠瞪了徐明浩一眼,才按了免提接起来。

    带着噪音的劣质手机喇叭里,传来苏娜娇滴滴的声音。

    “君哥哥~”

    徐明浩一阵反胃。

   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苏娜的声音,又假又腻,像是过期奶油糊了一嘴,连他都瞧不上,真不知道傅苍穹那个老东西怎么口味这么重!

    宋君额头冒冷汗,“娜娜听我说啊,这件事吧,它是我兄弟……”

    “呵呵,不用说了,君哥哥!”

    苏娜假惺惺地笑,“做得很好!把叶楠带走,我还要防着她逃回来,成天都提心吊胆的!这下子不仅直接帮我解决了后患,而且还没让警察逮着把柄,简直再好不过!”

    宋君挑了挑眉角,“哦呵呵,我还以为她是的什么小姐妹……”

    “姐妹?”苏娜冷嗤一声,“就凭她那个土鳖样也配?”

    宋君干咳,“那就好,那就好!娜娜,这事说到底也不是我兄弟动的手,是那女的自己乱跑,一脚踩空摔下去磕到了头……”

    “行了,”苏娜打断他的话,“我对她这种垃圾怎么死的不关心,总之她这张臭嘴闭上了,我就很满意!”

    宋君还来不及接话,徐明浩已经在旁边给他做了个数钱的手势。

    宋君立马回过神来,“娜娜,既然这件事有我兄弟的功劳,我就把给我那五十万给他了。看,我那辆车……”

    苏娜哼一声,反正她现在手里捏着傅苍穹的无限金卡,钱根本就不是事儿。

    “知道了,等会儿我再给打五十万过去。记着告诉兄弟,这件事既然有他一份了,那就把嘴给我闭紧了!”

    “那当然!那当然!”

    宋君眉开眼笑地挂了电话,然后朝徐明浩打个响指。

    “哥厉害吧,又白拿五十万!走,吃夜宵去!”

    徐明浩睨着他,嘴角冷冷地勾起。

    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苏娜绝对是个狠角色!

    普通女人要是听见死了人,不被吓哭也要被吓傻了。

    但她居然毫不动容,全程只是冷眼旁观,完全是个冷血动物!

    这种女人太可怕,只要对她有好处的,即使是人命也不放在眼里!

    “走啊明浩,咱们去吃顿好的,顺便再找俩个小娘们快活快活!”宋君站在门口催徐明浩。

    徐明浩应了,跟着他往外走。

    和苏娜比,宋君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,眼里只看得到钱而已。

    还好自己不知道宋君手里捏着苏娜什么把柄,他心想。

    否则哪天苏娜急了,搞不好收拾宋君的时候,连带着把自己也收拾了都说不定!

    Related Post